又一次未讀訊息番外~

 

之前買了香水送的小瓶VERSACE香水(YELLOW DIAMOND款),味道很清淡覺得很適合學沇,但是發覺他是女性淡香水根本沒辦法寫上全部的名字所以就嗯...XDDDD

但是我覺得有些女性淡香真得很適合學沇不知道為什麼XDDDDD

 

 

一分之差的擦身而過 (上)

 

 

踩著地上枯黃樹葉而發出沙沙沙聲音的秋天過了,捏著從天上飄落下來的雪打雪仗的冬天也過了;四月中的巴黎早已是花開的季節了,隨處可見樹梢上悄悄地發出了嫩芽來,取代黃澄澄和純白色的草地已經是綠油油的一片。

車學沇穿著咖啡色長版大衣搭配著素面白色V領T恤、黑色九分褲和黑色船夫鞋跟著隨行助理以及工作人員站在馬路的另一頭,等著行人專用號誌從站立的紅色小人轉變成行走中的綠色小人。

他與自家的公司助理和經紀人提早一個禮拜到達巴黎與劇組的工作人員會合;準備好接下來一個月在巴黎的拍攝工作。

工作人員則是趁著還沒開始開拍帶著他到之後會拍攝的現場走走順便半遊玩逛街。

這是車學沇第一次來巴黎,才剛踏到巴黎土地不到一天的時間他就已經愛上這個國家了;巴黎的生活步調很緩慢,但也不是那種緩慢到真得很慢那種。

他喜歡走過的每間店面都傳出音樂聲,也喜歡巴黎的風景,還有偶爾空氣中飄散著咖啡香以及麵包香。

「學沇啊。」

「抱歉,我剛才走神了。你們說什麼?」附近的氛圍實在是太舒服讓他一度放空。

「我們說明天有時裝周,要不要去看看?導演已經透過對方說我們會過去參考場地了。」

「不了,我覺得我明天必須待在飯店裡調整時差。」他婉約的拒絕了,畢竟到那些地方他總會想起對方。

 

之後他們到了咖啡廳點了些咖啡,坐在露天的位子上討論著待會要去哪晃晃;他微微地伸了個懶腰,耳邊聽到工作人員以及助理說要去逛街買東西,他拒絕了陪同,坐在位子上目送他們離去。

工作人員不放心說要先送他回飯店,他笑著說:離飯店只有兩條街的距離所以他不會迷路。而讓工作人員放寬了心,但還是寫下有著飯店地址的紙條交給車學沇,如果迷路就拿著紙條跟路人比手畫腳。

再喝了口咖啡,他覺得巴黎的天氣太過舒服讓他充滿了睡意,看來咖啡在這幾年來已經沒辦法發揮提神的作用了。

他起身,拉了拉身上的大衣拿起桌上的外帶杯,轉身經過咖啡店的門口還可以聽見剛關起門來的鈴鐺聲,往飯店的方向走去。

他很喜歡在異國的街道上行走,風吹起大衣的下擺以及吹過他的臉頰都讓他很喜歡;偶爾經過小巷子都想走進去看看,但怕迷路所以在巷口張望著幾秒踏進去幾步之後就趕緊退了出來。

他嘴裡唸著下次一定要帶著助理一起晃晃,迷路了也不怕。

離飯店只有百公尺遠的地方有著一個小公園,車學沇終究還是忍不住進去看看究竟,心想在公園的周圍走著應該不會迷路吧。

一進到小公園他驚艷,從外頭看根本看不出來這個小公園一點都不小。

順著石頭道路走了一小段後,隨著一旁的木製椅子上做了下來,抬頭看著陽光想穿過樹枝與樹之間小綠葉的縫隙的景色或者看著鳥兒在草皮上飛躍蹦跳著,露出腳踝的雙腿離地大約五公分在空氣中晃啊晃地。

Pardon monsieur.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車學沇僵了身子,他往旁邊一看;是一名拿著地圖的女人,大概是觀光客吧,他想。

Il y a une station de métro près d'ici?

Désolé, je ne sais pas.」他也不是很懂法文所以他也只能回了他背了許久而且最實用的句子。

D'accord, merci. Au revoir.

Au revoir.

等到那女人走遠後車學沇才鬆了一口氣,起身趕緊加快腳步回飯店;還好他有記清楚路線,不然國外的小公園根本就跟園林一樣,大的嚇人。

 

 

回到了飯店,他在自己的房門前刷開了門卡後拿起手機跟助理報備自己已經回到了飯店要對方放心。

脫下大衣往椅子上一放,然後撲向軟綿綿的床鋪,忍不住在上面蹭了蹭加上翻來翻去;一系列的動作弄亂了自己的頭髮。

想起了什麼,他起身走向放在一旁的行李箱,拉開拉鍊從裏頭拿出VERSACE香水,朝著空氣中噴了兩下。

 

他是個對味道專一的人,只要喜歡上這個味道他就會一直用,所以自己也總是用Elizabeth Arden的綠茶香水用了好幾年從沒換過。

在拍戲的過程中總會聞到對戲的人身上的香水味,雖然不嗆鼻但是他總不喜歡太沉的香味;某次在入戲前給化妝師化妝下,他聞到了化妝師身上的香水味。

「姊姊換香水了?」

CODY沒停下手上的動作,「是啊,買新的來試試看。味道不會太嗆吧?」

他勾起嘴角,「嗯、很好聞,而且很清淡。」

「喜歡嗎?」

他沒說話則是點了點頭,因為化妝師正在幫他上唇妝。

「那姐姐買瓶送給你當作今年的生日禮物。」

他睜開了眼睛帶點無奈的笑了,「姐姐怎麼可以這樣,再說我生日還沒到呢!」

「唉咿!收禮物的人不可以選擇要或不要!」CODY扳過他的臉在左側臉頰上刷上淡淡的腮紅。

隔幾天後他還真的收到了化妝師送的生日禮物,後來他上網查了才知道化妝師送給他的這瓶香水是VERSACE女性淡香水;他看著金黃色瓶蓋以及透明瓶身內心充滿著矛盾。

但是在某天睡前他拿起了那瓶香水往房間噴灑了兩三下,味道真的讓他很喜歡。所以原本專寵的Elizabeth Arden綠茶香水偶爾也會失寵一下下。

 

滿足的深呼吸一口,然後蓋上香水的蓋子,把香水放回行李箱。然後再次撲向床鋪,想著晚餐吃什麼好。

 

 

**

法文的部分是參考旅遊書(有錯請怪出版社別怪我),翻譯如下:

「抱歉,先生。」

「這附近有地鐵站嗎?」

「抱歉,我不知道。」

「好的,謝謝,再見。」

「再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te 的頭像
Kate

Is.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