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位卡的有點久,但還是未完待續啦←#

 

///

 

鄭澤運觀察過跳舞時候的車學沇。

車學沇跳舞的時候有一種魅力,他不像其他人那樣每個動作充滿剛硬有力,反而是柔軟優美,一種從裡透外的性感。加上這次的主打充滿著古風感,隨著車學沇擺動舞蹈的時候更添加一分勾人的誘惑。

練習舞蹈的時候車學沇比其他人更有毅力,其他弟弟們包含他都坐在一旁休息,只有他一人還在隨著音樂舞蹈著。

鄭澤運喘了口氣,轉開手中的水,喝了口後吞嚥,朝著車學沇舉起自己手中的水瓶,說:「休息一下,留點體力拍練習室版。」

車學沇停下了舞蹈,搖晃著頭甩動自己的劉海,他接過水瓶,「我一直覺得我這一段跳得很不順。」

鄭澤運沒有回話,他看著車學沇。

車學沇抿了抿雙唇,「好啦……」帶點不甘願地坐在鄭澤運身旁。

 

錄完練習室版本後,車學沇依舊還在糾結著他跳不好的那一段,雖然剛才錄製的時候跳的順,可是現在再跳一次依舊不順。

N哥不走嗎?」李在煥的話裡面充滿著撒嬌的語氣,彷彿不這麼說他們的老大哥會不放他們走。

鄭澤運看了看狀況,對著已在門邊的金元植說道:「你們先回去,我留下來。」指著李在煥,「順便帶在煥回去,記得別亂跑,回到宿舍給個訊息。」

金元植發出答聲好後轉身拉著他們的三哥的衣領離開練習室,李弘彬和韓相爀早已經走出了練習室,也只有他們三哥看不懂眼色,還在當個一千瓦了電燈泡。

直到弟弟們都離開了,鄭澤運直接坐在另一邊的地板上看著舞動的車學沇。

 

車學沇跳舞的時候的確有一種魅力,會讓人目不轉睛,看看表情、看看手指、看看腳步、再看看腰。每個動作都是那麼地流暢、那麼地優美。

襯衫的衣襬隨著轉身而飛起,扇子的流蘇也因為手部動作而不時地纏上手臂。

每個動作都讓鄭澤運看得入迷。

 

直到車學沇停下來,喘著氣,「澤運啊。」

「滿意了?」

「孩子們回到宿舍了嗎?」心虛地轉換話題。

「二十分鐘前到了,」他朝著車學沇伸出手,「過來。」

車學沇用著手背抹去脖頸上和頰邊的汗水,他走向鄭澤運,面對著他坐下來。

「你這次的歌詞是什麼?」

鄭澤運突如其來的問題讓他充滿疑惑,「呃、白天晚上全部……」

「唱出來。」

車學沇乖巧地唱出自己負責的片段,他看著鄭澤運抓著他的手用力一扯,自己在轉眼間往前跌在鄭澤運的身上。他掙扎地喊道:「呀、你幹嘛?」

「我的。」

「什麼?」車學沇撐起身體沒有意識到此時他正跨坐在鄭澤運的大腿上。

「你啊,」伸出右手替車學沇撥開了微亂的瀏海,「白天晚上全部都是我不是嗎?」

車學沇轟地滿臉通紅,連耳朵都紅了,「亂、亂說什麼!」

「我的就是我的。」

接著他吻上車學沇那微張的唇。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s.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