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Blog 瀏覽人數11萬,小懿踩到的點文

關鍵字是 路痴跟導航

雖然我好像沒有寫到導航相關QQQQ

我能懂車學沇QQQ 因為最近也在學開車,開車的時候真的無法分心只能看著前方OTLLL

 

另外,今天也是小懿的生日,這篇就送給他祝他生日快樂!!!!

 

 

 

「我說、為什麼明明有導航系統跟你提示為什麼你還可以走錯路?」一直默默不說話坐在副駕駛座上的鄭澤運開了金口。

車學沇聽到鄭澤運的話後臉頰瞬間燒了起來,「我不知道啦!!!」

惱羞成怒地不承認自己根本是路癡加上根本不會看導航系統,雙手死死地抓著方向盤怎樣也不肯轉彎的車學沇讓鄭澤運備感疲憊。

無奈地再次開了口,「你這樣開下去是要直接開往釜山嗎?」

「澤運幫我看導航啦……」作為駕駛新手的他根本不敢在行車的時眼神亂飄。

他不過只是載鄭澤運出門買咖啡和吃點小東西,突然興起說想去橫城吃韓牛,怎麼知道上了高速公路走錯方向又再繞了一大圈之後方向感就全都消失了。

 

 

稍早,是回歸結束後第一次休假,也是車學沇剛拿到汽車駕照不久。

車學沇想說,反正大家都沒什麼事就打算開車載弟弟們出去兜兜風,怎知一個個回絕了他。

「我要洗衣服和整理衣服。」每次跟車學沇出門下場都會迷路而疲勞過度的李弘彬。

「我要去練習室作曲。」還不太相信車學沇駕駛能力的金元植。

「N哥我不太舒服,可以順便幫我買甜點回來嗎?」想吃東西但是外面太冷不想出去的李在煥。

「我快考試了。」無時無刻想避開車學沇的韓相爀。

車學沇彷彿聽到弟弟們的內心話,呀地一聲一個個朝著他們的脖子上砍好幾下手刀,弟弟們閃的閃躲的躲;車學沇眼見繞過他們無聲無息地往門口走的鄭澤運,一把勾住鄭澤運的手臂。

「我們澤運要去哪?」

彷彿低血糖般,鄭澤運不耐煩地抽出了被車學沇跩的緊緊地手臂,「買咖啡。」

「我載你去!」

在鄭澤運還沒反應過來時,車學沇半拉半推著鄭澤運興高采烈的出門,弟弟們口中說著路上小心表情卻是同情著他們Leo哥。

然後就是他們買完咖啡在高速公路上奔馳了一個小時的現況了。

「你連指標都不會看到底是怎麼考到駕照的。」看著車學沇沒有回話還是苦著臉死盯著前方,鄭澤運嘆了口氣,「你先切換到右車道,前方三百公尺有休息站。」

「可是不是要去橫城……」

「牛肉可以之後吃,先切換車道。」

「喔……」

 

他們在休息站簡單的買了些東西,走到一旁比較不引人注目的位子上坐下來。

「澤運沒想過要開車嗎 ?」

「麻煩。」咬了口魚餅,「怎麼?」

搖搖頭,「沒有。」他怎麼可能對著鄭澤運說:我想坐在副駕駛坐上看著澤運認真的側臉。

「你開的很好。」

「嗯?」因為喝了口熱湯而滿足的恍神。

「車,開的很好。」除了不會看導航讓他有點疲憊。

車學沇朝著鄭澤運笑嘻嘻地吃起了辣年糕。他覺得雖然今天沒辦法去橫城吃韓牛但是對現在的狀況他很滿足。

「等等回首爾幫孩子們買些蛋糕和咖啡。」

「好。」

他們又在休息站逛了一會買了些東西才開車回首爾。

 

回到宿舍是下午四點多左右,鄭澤運拿著蛋糕和咖啡打開宿舍的門就看見弟弟們驚訝的表情,他決定無視他們的表情。

「我要教車學沇怎麼看路線圖,沒有我允許不准進房間。」

回首爾的時候太慢下交流道,所以車學沇又再一次的慌張起來,整整多繞入繞了一個小時才回到首爾市區。

鄭澤運把手上的蛋糕和咖啡交給金元植後,一把抓住那正想坐下來吃蛋糕的車學沇,車學沇疑惑著抬頭。

「嗯?!澤運啊我看的懂啊,只是一坐在駕駛坐上就……」後話都消失在鄭澤運關起門的後面。

「路線圖?不是都有導航了嗎?它說轉彎就轉彎啊,為什麼還要看路線圖?」李在煥咬著蛋糕叉子疑惑著說。

「Ken哥你是真的不懂還是假的不懂……」金元植認真的想要不要把鄭澤運假藉看導航真吃車學沇的理由告訴李在煥;李弘彬則是用著關愛的眼神看著李在煥。

「Ken哥你不知道導航系統也是會帶錯路嗎?」韓相爀放話。

趁著李在煥驚訝之於,韓相爀吃掉了他們Ken哥的蛋糕。

 

 

「唉呦澤運我真的會看導航拉!」

「閉嘴。」

「咦?澤運你做什麼?不要脫我衣服……不行……」

在門外的弟弟們不小心聽到對話,慌張地邊吃蛋糕邊發出噪音;他們可不想誤聽到奇怪的聲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te 的頭像
Kate

Is.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