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 Say.

此BLOG文章大部分為BL,不適者請勿點擊觀看。
此BLOG所有文章不提供轉載。
請尊重每個作家寫出來的文章,請不要拿去第二次創作當成自己的作品。

依舊是過了許久打出的這篇文章QQQQQ

好久之前都擬好了,可是一直都打不出來OTLLLLL

 

 

04.

味道後遺症:充斥著書本味的資料室讓人心如止水般平靜;卻期待著轉角偶爾遇見的身影。

 

 

冬天的寒風總是把雲朵給吹著跑,冷地讓太陽也不願意露面。

也讓在座位上的李宰煥不想面對鄭澤運這一個禮拜反常的行為,總是喜歡待在辦公室的座位上不喜歡到處走來走去,最遠也只是去公司附近的咖啡廳買杯咖啡這段路程而已;他們精明英明又帥氣的企劃部部長鄭澤運居然會在各樓層遊晃,啊--是散步才對。

鄭澤運這個不正常的舉動嚇的李宰煥覺得他們部長會不會是工作壓力太大或者是病了,差點要寄封Mail給遠在巴黎的Boss,要他們Boss強制要求鄭澤運放帶薪假好好的休息一下。

就在打信件標題的時候被阻止了。

「你幹什麼?」

冷冷地聲音從後頭傳來,李宰煥覺得他這次會死,而且是很難看的那種;但還是在內心嘟嚷著他們部長走路都沒有聲音到底想嚇死誰之類的。

「呵呵……沒有啊……」希望用傻笑來帶過一切。

「你沒有東西要給我?」

鄭澤運決定無視李宰煥的行為;鬼鬼祟祟的觀察他,又在位子上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要他不注意實在是很難。

接過李宰煥遞過來的資料,走回位子上看著資料一會後,鄭澤運把眼鏡拿下揉了揉眼頭,喝了口桌上早已冷卻的即溶咖啡;背後敞開的窗戶溜進了一陣冬日的冷風,鄭澤運抖了下身子,轉身把窗戶關小了些;撇見陰陰的天空,他好像有好幾天沒看到太陽了。

也好幾天沒有偶遇車學沇了,離車學沇上次拿著資料拜訪十一樓的企劃部已經過了十一天了。

自從知道那有著冬日暖陽笑容的人跟他在同一公司,他開始有些期待可以再轉角偶遇車學沇。

 

 

雜誌的發行日即將到來,各部門都忙碌不已,當然、鄭澤雲也因此加班了好幾天,晚餐也是草草方便著吃;李宰煥還因此抱怨了一番,嚷嚷著:「怎麼可以隨便吃!要也是吃熱的東西!為什麼要吃便利商店的微波便當!為什麼--」

卻被鄭澤運回一句:「那你去吃泡麵,熱水一泡就是熱的,怎樣?」

堵的李宰煥再也沒有第二句話乖乖地低頭吃著微波便當。

 

接近深夜,牆上時鍾指針走動的聲音格外地清晰。

鄭澤雲動了動僵硬的脖子,抬頭想喚李宰煥去資料室幫他找些資料,才發現李宰煥早在十分鐘前說要出去吃宵夜,旋風般地抓了大衣衝出企劃部,還夾地一句:「我會幫哥帶宵夜回來的~」

要跑腿的人不在看來只好自己去一趟資料室了,鄭澤運起身繞過辦公桌,雙手插進西裝褲的口袋,踩著好看的步伐搭了電梯來到九樓的資料室;紙張和書本散發出來的味道以及資料室獨有的安靜氛圍讓鄭澤雲特別的放鬆。

他找尋著資料,卻聽見隔了幾架的鐵架子發出些聲響。

「啊!」

放下手中的資料他往聲音的方向走去。

只見對方蹲在地上,雙手摸著頭頂,一旁灑滿了資料紙張;鄭澤運抬頭看了架上倒的亂七八糟的資料,理出個結論,看來是對方想拿的資料就在比自己高的架子上,抽出了一份資料連帶的其他也跟著贈送般掉了下來,剛好地砸中了頭。

「你沒事吧?」鄭澤運禮貌性地伸出手。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伸出的手就在車學沇突如其來的男高音尖叫給僵在半空中。

雙手從捂著頭頂改成捂著雙眼,「你……你是人是鬼?!」聲音中還帶點顫抖。

鄭澤運看了眼對方胸前的名牌,勾起了笑容;直接蹲在對方的面前,看著他用雙手捂住雙眼差點笑出聲音來,「我是企劃部的鄭澤運。」

對方微微地張開手指偷看,確認一番之後才敢把手拿開。

等看到對方的臉龐,鄭澤運不由來地心情好了起來,那是他十一天沒偶遇的車學沇。

「對不起……我很少會在晚上過來資料室,剛剛失禮了……」車學沇低著頭掩蓋著滿臉通紅,手上慌張地撿著一地的紙張。

「沒關係。」鄭澤運也幫忙撿著資料。

「鄭先生也是過來找資料的嗎?」鄭澤運給了他單音回答,「那……我可不可以等鄭先生找完資料?」接過鄭澤運地過來的資料後跟著他起身。

鄭澤運微微地皺著眉頭,眼神中露出了疑問。

「就是……我有點膽小……呵呵……」車學沇乾笑了幾聲想把這種尷尬感給抹去。

「需要點時間沒關係嗎?」鄭澤運指了指車學沇懷中的資料,意指你的工作進度不會被拖延嗎。

車學沇看了看懷中的資料又抬頭看著鄭澤運,頭搖的瀏海都亂了,「沒關係的!」

 

之後車學沇彷彿小雞跟著母雞般,鄭澤運走到另一個架子找資料他就跟在後頭,只有兩步之差;在前頭的鄭澤運嘴角一直都是上揚著的,他不可否認他其實很喜歡這種感覺。

直到鄭澤運找完了資料,車學沇才緩緩地說:「要不要一起吃點東西?」車學淵眨了眨明亮的雙眼,「是一些小蛋糕,鴻賓拿來的,就是攝影部的鴻賓;還是……鄭先生不吃甜的?」

「澤運。」

「嗯?」一愣。

「叫我澤運就可以了,都在同公司不用太拘束。」

「好。」隨即露出好看的笑容。

然後他們的對話就持續在蛋糕有著哪些口味。

皮鞋敲擊在安靜的資料室外走廊發出了如同節奏的聲響,就如同一步一步慢慢走向你的拍子接著譜出一首曲子。

 

之後李宰煥多帶了一份宵夜回來時看著空蕩蕩的企劃部,他還一度以為鄭澤運早已丟下他回家,他卻要留下來加班。

, , , ,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OAS
  • 哦哦哦,新年可以看到新文太幸福
    有很多坑要補的感覺XDD
    Kate 懷挺(存粹不知道英文怎麼打,用同音字XD
  • 真的很多坑QQQQQQQ
    我會加油的!!!!!!!!!!!!

    Kate 於 2015/01/08 01: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