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沒靈感,所以阿燃給我了內容,寫到一半我發現我不知道在寫什麼,就直接斷在這裡

如果有機會我再把它撿回來寫完(?

鄭澤運有夠難虐的可惡

 

內容:本來覺得會在轉頭就看得到的位置,回過神來卻發現原來對方已經走遠

   或是本來只有自己看得到的一面,結果才發現不是,猛的一回神發現自己並非特例

 

以為的理所當然 /阿燃

 

鄭澤運總以為他在車學沇的心中是特別的,可在他聽到車學沇與對方通電話時哭泣著說:「我真的很喜歡他。」

那個「他」鄭澤運是知道的,車學沇口中的他就是自己。

他總以為車學沇會有一天對著他說喜歡自己,而現在他卻不是第一個聽到這句話的人,而是電話那頭的那個人。

他站在房間門口,突然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鄭澤運發現車學沇開始不再纏著他,不會在休假日前一天晚上頻頻問著自己隔天要做什麼要去哪裡,也不會在鏡頭面前過分的關切,只剩下一種讓鄭澤運感覺到虛假的問候。

是從何開始的呢?

說真的,鄭澤運不清楚,他也不知道車學沇是從哪時候開始鏡頭底下對成員們開始築起一道透明的牆,看的到卻阻隔了彼此交談的心,彷彿捍衛著什麼似的。

他總是以為,只要轉頭就可以看到那溫暖的笑容,只要轉身就可以看到對方朝著自己的方向走來。他總以為是這樣的,可從何開始一切都變了呢?

轉頭之後總是看到對方低著頭的樣子,轉身之後總是要尋找很久的身影,一切都跟以前不一樣了。而當自己靠近的時候對方總是迴避著視線,與他有著些微距離的交談,帶著疏遠的肢體碰觸。

 

耳邊聽著車學沇在客廳的低語夾雜著嗚咽聲,他將自己的身影退回至房內。

而鄭澤運在這天夜晚失眠了。

 

 

得來不易的休息日,成員們都縮在房間,鄭澤運打開房門看到車學沇往玄關走去的身影,他下意識地跟著對方的腳步。

「去哪?」

鄭澤運突然說出口令正在穿鞋子的車學沇愣了,他回頭看了眼鄭澤運,「我跟源根約好要去看電影。」

當鄭澤運欲言又止時,車學沇穿好鞋子說了句出門了,將自己的背影留給鄭澤運。

沒有以往的調侃,一切都讓鄭澤運渾身不對勁。

 

車學沇在他心中是特別的,他以為自己在對方心中也是那樣,他總是這樣覺得的,但從何時一切都變了?

他的以為到頭來就真的是自己的以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te 的頭像
Kate

Is.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